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韩玉臣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视频】【艺术人生】韩玉臣:在“天堂”和“地狱”间行走 用生命换回西藏大美

2017-12-07 19:28:55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王飞 张凯
A-A+

  

  油画家 韩玉臣

  韩玉臣,1954年生人,幼蒙庭训,喜书法,好丹青。1970年入职企业,专事文化宣传工作。1972年后,师从中央美术学院李桦、苏高礼、梁玉龙和著名画家张文新。1987年后,专主持企业经营管理工作的同时,坚持书法、摄影和诗词创作。1996年至今,数十次深入藏区搜集素材,油画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不同展览,荣获多次奖项。出版有《韩玉臣书法集》、《韩玉臣美术摄影集》、《子规情·韩玉臣诗词集》、《雪域梦幻·韩玉臣风光艺术摄影作品集》。现为:第十、十一、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名誉教授,中国美协油画艺委会荣誉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河北省文史馆馆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诗词楹联协会会员,邯郸阳光集团董事长。

  

  韩玉臣在工作室创作

  韩玉臣出生在东北吉林,1954年,为支持邯郸的经济建设,他的父亲从东北铁路机务段调到了邯郸铁路机务段,用他的话说,父亲算是相对有文化的人,会写一笔非常好的颜体字,可以悬腕在大块的板书上进行书写,对人生、对事物、对问题的分析和看法都有他自己的独到之处,他对父亲是由衷的佩服。“我母亲也识文断字,那个年代在内地有几个妇女会识文断字的,到现在我母亲已经91岁了,偶尔还能够念念报纸里面的文章。正因为有这么一个传承,所以我从小喜欢写字,而且我们家有一个很好的一个家学之风,都学习非常好,根本在学习上不用父母来操心的。当时在我们所住的家属院,韩家三兄弟那是出了名的,我大哥、我二哥和我学习每一个都非常好,绝对是顶级拔尖的,非常巧的是,我的两个邻居都是画画的,跟我家是一墙之隔的,我经常去隔壁姓梁的邻居家,看着他用钢笔画“小八路”。还有一个邻居跟我爸爸一块儿从东北调到了邯郸,喜欢画油画,在50、60年代能画油画的有几人,他送过我爸一幅油画,画的是东北的白桦林,或者现在说是苏联的白桦林,不大,30来公分,就挂我们家最显耀的位置。这中间耳闻目染,我也从小喜欢画画,喜欢写字。所以我讲“幼蒙庭训”是讲了这么一个特定的原因,有一句老话叫做“木匠的儿子识斧锯”、“将军的儿子耍刀枪”,就讲了这种家庭的教育和熏陶。”韩玉臣说。

  

  1963年全家合影

  韩玉臣曾在不同的场合讲过“艺术改变了我的人生”,因为家庭的影响,60年代初他便成为了学校里的小画家。1966年文化革命开始,学校停课,因为父亲的原因,他家被从城市撵到的农村,他回忆说,14岁的他,游过街、请过罪、挨过打,幼年的他便考虑将来靠什么来生存。“尽管很朦胧,但是在想在思考,分析自身的条件,肯定在政治上不可能有更多的前景。身体又非常的弱小,卖苦力也不灵光,设身处地经过对比分析,我觉得可能把我喜欢画画的这个特长如果加以延续,让特长更长,不失为一种未来的生存的方式和手段。在这种思维方式的作用下,别的同学上课,在那儿混、玩,没有课可上,我就在那儿画速写,老师、同学全是我的模特,上课画、课间画,只要是有时间速写本是不离手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当你在努力的寻找方向的时候,可能有意无意之间会有一种特殊的机遇在等待着你,这个机遇果然就出现了,我记得那天下午大概有4点多吧,学校没事儿,我就跟我一个同学一块儿到学校旁边的铁路机务段去闲逛,一进大门以后,有一片小树林,在树林里面见到了一个工人师傅在画毛主席像,毛主席带八角帽,延安窑洞前面那张照片,我们就过去了。通过交流他知道我喜欢画画,他说你没画过油画,现在你试一试,画一画油画,我第一次挤油画颜料,第一次知道颜色之间的搭配关系,色彩的对应关系,他画毛主席的脸部,我画毛主席背后的窑洞和穿的衣服。事后,我又自己找了一块木板,刷上白漆,也画了同样一张毛主席的像。再往后的两年左右时间,铁路机务段、铁路队区宣传组是我每天必须要去的地方,帮着师傅一块刷牌子、写字、画画。两年时间达到什么状态呢,我能写楷书、隶书、魏碑,十几米的大的广告宣传栏,基本上都是我在写字,能画插图,包括水粉,包括素描,那两年时间应该说是玩了命在学,在汲取那种艺术的营养。这也为我16岁以后参加工作打下基础。”韩玉臣说。

  

  毛泽东在延安

  1970年7月,16岁的韩玉臣便开始参加工作,做的是工厂里最苦最累的工作,就是搬运矿石,16岁小孩,体力根本受不了,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通过毛遂自荐的方式,把自己推荐给了工厂里面的政治部。1972年4月,市里抽调一些画画的人,搞了一个美术创作学习班,要迎接每年一次的全国性美展,韩玉臣就成了这个班里最年轻的学员,“有幸的是文革期间文化部的“五七干校”就在邯郸的磁县。天时地利,李桦,带了我们三个月,李桦教素描。苏高礼教油画写生。原来是不正规的学习,靠楞画。三个月尽管时间有限,但它必定告诉了你方法,什么是正确的方法,怎么解决造型的基本问题,怎么解决色彩的认识,很快就把原来不正确一些的方式和方法得到了修正。我现在看我1975年画的一些素描和油画写生,还非常的新鲜,就在前不久靳尚谊詹建俊这些老先生看了我的这些作品以后非常吃惊,他说找到原来文革期间画素描、画油画写生的感觉,说你的素描和油画的写生功底非常的扎实。就得力于1972年这么一个特定的契机,老天爷对我很眷顾。”韩玉臣说。

  

  1976年韩玉臣在五.七钢厂

  

  1972年-学习期间到北京天安门广场

  

  右起:靳尚谊 韩玉臣  张祖英 詹建俊

  1976年中央美院第二次文革当中开始招生,苏高礼老师专门从北京来到河北,要招三个学生,韩玉臣便是其中之一,但因为政审不过,革命委员会不给盖章,他的大学梦破灭了。1977年底恢复高考韩玉臣又考上了,又是因为同样的问题,韩玉臣再次与大学失之交臂,“可想而知那个时候对我的打击会有多大,因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你不适应怎么办?要么你沉沦,要么你自杀,那么你只有重新的走另外一条路,第三条路可走,我有幸的选择了第三条。”韩玉臣说。

  1987年,韩玉臣出任企业的总经理,因为当时企业很困难,处在一个非常艰难的创业过程中,他不可能再有大块时间来画画,只能利用一些零散的空闲的时间写字、摄影。画笔搁置了20多年,但这期间他的眼睛没有停下,看了很多美术书籍、展览,有机会出差到国外去,大的美术馆也是必须要看的,用他的话说,“眼界没有低,提高了,手生了。”

  

  1987年的邯山商场

  90年代末至今,韩玉臣20余次进藏区,西藏的人文环境、纯粹的藏民的精神状态、生活方式对他的心灵产生了极大的震撼和冲击,在他看来,光靠摄影和诗已经无法表达出他对那种大美之纯的震撼和憧憬,“艺术你一旦喜欢上它,就深入到你的骨髓,你再也难割舍、难放弃,我从十几岁画到了50多岁,30、40年了,尽管当中撂下了,但那种痛苦是始终伴随着我,魂牵梦扰仍然是艺术梦。做企业、做其他事情是命运之使然不得以而为之,当时我就想如果我再不拿起画笔,恐怕再也捡不起来了,这可能成为我一生中最大最大的遗憾。”韩玉臣说。

  

  在西藏摄影的照片

  

  摄影作品-西藏人

  

  摄影作品-西藏人

  

  韩玉臣西藏写生

  “所谓艺术家他跟其他人的区别在那里,就在于在平凡当中发现不平凡,在常人认为很一般的景象里面发现特殊的美,这是艺术家的本质和本领所在,何况西藏本来就不平凡。”西藏有一句通俗的话,叫做“眼睛里的天堂,行走中的地狱”。2011年在西藏大北线,韩玉臣经历过与死神接吻的状态。“就在5200的地方,因为见了一群牦牛,激动了一会儿,下车拍片子快走了几步,摁快门的时候本来该换气的时候没换气,摁快门摁一下需要喘口气,再摁一下再喘口气,因为我想拍一个接片,没换气,立刻天晕地转,海拔5000多,就感觉已经不行了。那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除非你有直升飞机跟着你,马上上天就走了,不然回都回不来,没有戏。怎么办?就靠自救,一遍一遍念叨着我不能死,靠理念才使心脏慢慢地平稳下来。一个小时以后,离死神才越来越远,灵魂转了一圈又回来了。如果当时我经验不足,没有自救的方法,也就扔在西藏了。所以一次次去西藏,越去越想去,越去越害怕,因为不定会发生什么状况。所以我就反复讲,我好多作品,特别是我获奖那幅作品《牧羊女》是用生命代价换来的,就在大北线,我刚才讲的场景,正因为顶住了,第二天才见到了牧羊女这种宏大的放牧场面,才有了那张作品的出世,这是用生命代价换来的。”韩玉臣说。

  

  在赴西藏途中遇到塌方

  

  《牧羊女》创作素材

  

  《牧羊女》 油画 2012年 320*170

  

  韩玉臣在甘南写生

  韩玉臣表现西藏,没有刻意去表现西藏本身的那一种宗教、状态,而是表现他所见的日常,随处可见的生活场景,让细节产生深度,在这个具体的日常生活当中寻找不寻常之处。“我记得2012年,在上海一个国际艺术精品展上,有人突然叫我,对我说,你看看,有一个法国老太太在你画前面哭了,我当时觉得很奇怪,哭什么呢?我就过去了,老太太有60多岁,看我画得《慈祥》那张画,一边看,一边掉眼泪,我就问她,我说你为什么看这个画这么激动?她说我看了这张画想起了我的母亲。为什么会产生联想,因为我是通过我,把那种眼神、慈祥的面容,发自内心的一种微笑刻画出来了,跟她产生共鸣和交流了。第二年,2013年,这张画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展出的时候,同样一个荷兰人在这张画面前也掉眼泪,也流鼻子,你看,这就是艺术产生的力量。所以艺术它是一种更高层面的哲学,更高层面的反映人的本质。所以我们能够从事艺术,能够用自己的画感动人,是莫大的欣慰。”韩玉臣说。

  

  上海艺术博览会

  

  《慈祥》-油画-100cmX80cm

  2017年12月9日,“韩玉臣油画与西方油画展”将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除了韩玉臣自己的作品外,还有很多他收藏的19世纪欧洲油画,用对话的方式,让人了解他的收藏和他笔下的西藏。

  

  工作室创作中的韩玉臣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韩玉臣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